锦瑟无言

假如当初破天冰在傲长空死后回到了能源之城

ooc,慎入,不喜右上点❌
1.
能源之城出现了百年来再难寻觅的景象:战斗机们喷出气流长长的划破天空,降落在能源之城的停机坪,为首者身上冰蓝色的涂装像是冰雪之城终年不化的寒冰。

“请通报一声风万里城主,就说故人之徒来访。”骨子里是还未被生活和战争打磨殆尽的冷冽和刻骨的高傲,个子极高的青年看起来不像是来访的,倒像是来挑衅的。万幸的是恰好前来的不是同样臭屁的逆风旋,而是待人处事挑不出毛病的星天罡。看到久违的机型,星天罡的光学镜闪烁了一下,对破天冰点了点头。

“请跟我来。”

在看到防御性能极佳的城池时,破天冰更加怨念自己这位从未见过面的师伯。哪怕知道了整个过程其实是他师傅的错,但一向傲娇偏心眼儿的破天冰还是良心一点都不痛的腹诽。

在见到风万里时,破天冰觉得自己可能知道为什么傲长空对能源之城的城主这般念念不忘了:就直升机的机型来说,风万里绝对是个大美人,嗓音柔和,周身气度内敛,返璞归真。

破天冰想起了很多次撞见师傅独自一人徘徊在可以望见能源之城的那条长廊,玻璃在纷扬的大雪里映出师傅复杂的神情。多少次嘴中的名字婉转低回悬于舌尖,却最终咽下喉咙,酿成了一层层的心事,未曾宣之于口当面告知的感情,最终都成了埋藏在心上的遗憾。

“你是傲长空的徒弟吧?此次前来是有什么事情吗?”风万里问到,光学镜看向破天冰的眼神带着看晚辈的温和。

“家师已逝,临终前吩咐我来到这里。”被顺了毛的破天冰语气总算没有那么硬邦邦的“家师希望风雪之城与能源之城能再度合并。”

“什么!”风万里失态地直接站了起来惊叫出声,CPU仿佛遭受重击一般一片空白无法运作。他觉得自己突然又回到了近百年前师傅被害傲长空离去时孤独无助的感觉。

他怎么会死?他怎么会死!

“他……你师父是为何而去世的?”声音里带了颤抖,风万里能感受到清洗液在光学镜中聚集。

“家师偷听到了战龙皇和蓝魔蝎的谈话,被发现后中了蓝魔蝎的暗算,临死前赶回了风雪之城,让我来找您。”看着风万里眼中的悲痛和悔恨,破天冰发现,在看到风万里如此痛苦之后,其实他内心没有当初想的那么快意。

他以为自己看到风万里那么痛苦后内芯会是喜悦的,会欢呼,会带着报仇的快意去看风万里备受内芯的折磨,可到头来,连他自己也是痛苦万分。

“星天罡,你带客人去休息,回头商量一下两城合并的事宜。”说完这话的风万里快速离开,留下众人面面相觑。顷刻间,直升机引擎的轰鸣声响起,一抹天青色飞快地离开了能源之城,去往死寂的冰天雪地。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