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去不了

食之缘

“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诸葛亮闻言皱了皱眉,如果他数的不错,这已经是徐庶这个星期以来第二十三次这么冲他说了,而之所以说吃个饭,无非就是想安利他一家小饭店。饭店名字古色古香的,叫章武。

深知徐庶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格,诸葛亮决定还是答应,否则自己今后是不会安生了。另外,他也很好奇,这么一个小饭店究竟是有多美味,能令舌头挑剔的徐庶心甘情愿花费大力气去安利。

在外围来看,饭店算不上大,位置也偏,但不可否置的是周围环境非常好,十分安静,估计这位置偏是刻意为之。推开极具中华田园风格的柴扉式院门,迎面的不是饭店大门,而是一个小小的假山,水自假山顶流下,最终汇入下面的窄小水渠,循环的水渠里还能看到悠然自得的金鱼。再绕一下,顺着小路穿过草坪,能看到好些桃树,其间还夹杂着青梅树。正是春天,花开的极绚丽,风一吹,有少许花瓣落在身上。

环境不错。诸葛亮深吸一口气,仿佛瞬间远离了城市的喧嚣。

穿过缤纷落英,眼前豁然开朗。石子铺就的路绵延成大片的空地,篱笆上爬满了瓜果藤蔓,蔷薇和月季被固定缠绕在柱子上含苞待放,葡萄跳跃着攀爬在棚顶,漏下细碎斑驳的阳光。

环境给8分。诸葛亮承认,这个地方的环境太对他胃口了。

因为天气好,桌椅干脆被主人摆在了外面,被葡萄藤投下的阴影荫蔽着。徐庶熟练的拉着诸葛亮在一个桌子前做好,完全不在意桌子上用来提醒的铃铛,直接扯着嗓子大喊:“玄德——!我来啦——!”

“徐先生,桌子上有铃铛。”出来的是个拿着餐具的年轻人,一头利落的短发,一身白很是显眼,眉目间是年轻人特有的朝气。诸葛亮心下微微有些诧异,没想到这家店的主人如此年轻。

年轻人干脆利落的为二人摆好碗筷,动作娴熟不失优雅。

“是你,子龙,玄德呢?”徐庶见了来人,略挑了眉。按理来说,现在玄德不会不在。

“急什么,元直。”一声温和又不失大气爽朗的声音传来,一个大约三十左右的男子端了一份菜走来。诸葛亮抬眼看去,只见此君围裙还未解,高高的厨师帽*完美的盖住了几乎所有的头发,只能看见鬓角,黑色*的厨巾系的整齐,上面金色的图案让诸葛亮觉得好生眼熟。

厨界帝王世家刘氏的家徽。

没有刘海儿更考验一个人的颜值,而眼前这位店主无疑是经受住了这考验。没有碎发遮挡,光洁饱满的额头和一双剑眉得以尽情展示自己刚劲有力的线条;一双眼睛很是和善,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总有一种可爱的感觉;略方的脸型和下巴显得平和而友善,很是给人以好感。

随着名为“玄德”的店主的走近,诸葛亮闻见了容器中食物的香气。一点点海鲜的鲜甜气息,并不喧宾夺主的迷迭香,还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奶香、芥末味,活泼的甜味混合,偏偏给人一种不会腻的咸香质感,好像一个若有若无的小钩子撩拨着他的心。

诸葛亮对接下来的一切多了点期待。

“尝尝我新调制的沙拉酱。”店主微笑着放下了极具和风的粗陶钵,翠绿的蔬菜被沙拉酱略略裹上了一层乳白,中间点缀了橘阳色的鱼子和橙粉色的三文鱼肉。诸葛亮尝了一口,略微酸甜的鱼子产生了爆浆般的效果——可能是拿柑橘醋和柚子酱油泡的,蔬菜并无过分清苦的味道,橄榄油的分量恰到好处,最妙不可言的还是那沙拉酱,丝滑又醇厚,微甜不腻,层次丰富而又立体的咸香真是让诸葛亮想打爆电话。待得诸葛亮回过神,钵内早就空空如也。徐庶一抹嘴,冲他得意的笑笑。

“怎么样,这家店不赖吧?”

接下来是番茄奶油汤,考虑到中西方饮食习惯的差异,汤的奶油分量减少了,更突出的是番茄的味道,但在番茄包容又开胃的微酸里,诸葛亮尝到了梅子的暗香涌动,后来他才知道,里面还有盐渍梅。

开胃汤后上的是清蒸鳜鱼,下面铺着鲜嫩的春笋和芦芽,盘边装饰着几朵桃花,让人无端想起了两首诗。蒜瓣般的白肉被豆豉酱油微微染褐,先徐庶一步夹起鱼脸上的那一点月牙肉送入口中,嫩而韧的口感让诸葛亮感觉仿佛是鱼尾拍在了舌尖,爆发出了鲜鱼的生命力,待鱼肉下肚,嘴里还回味着河鲜鲜甜的口感,伴着桃花香徘徊在唇齿之间。芦芽嫩滑,春笋爽口,熟悉的味道让诸葛亮想起了家乡。

赵云撤下了空盘,刘备又上了一道烤猪舌。为了充分发挥两道菜不同的风格与口感,刘备特意将鱼放在烤猪舌之前上。更注重食物本身风味的清蒸能够充分烘托烧烤这种充满烟火气息的烹饪方式,且不会因为舌头接连的品尝而无法最大限度体会每一道菜极致的美味。外焦里嫩的口条颜色酷似少女绯红的肌肤。黑胡椒伴随热量散发着自己的魅力,为这道菜大大增色。好奇与美味驱使着诸葛亮伸出筷子。肉质柔嫩似初恋的亲吻,香料的刺激与狂野让舌头仿佛听了一场重金属摇滚,在沉醉中疯狂,最后筋疲力尽又酣畅淋漓。明明肉块已经下肚好久,可唇舌还在对那滋味念念不忘,如同牛反刍般回味那份美味。

在甜品上来之前,刘备先给他们沏了一壶普洱,略暗沉的橘黄中茶叶舒展起伏,略苦涩的茶汤巧妙化解去了刚刚那浓烈的味道,使得味蕾为接下来的美食做好了准备。

甜点中西式尽有。南瓜酥小巧精致,手指微微用力就会碰掉一些精致的酥皮。咬开南瓜酥,里面柔软的南瓜馅便摊在舌尖,南瓜自带的甜诱使着诸葛亮一口气吞掉了一个南瓜酥。蜂蜜戚风蛋糕细腻柔软,在嫩黄的蛋糕上找不到哪怕一个孔洞,红褐色的皮上点缀着酸甜的蔓越莓,丰富了蛋糕的口感又很化去了甜腻。芝士蛋糕蓬松而柔软,仿佛一朵云彩融化在口中,舌尖碾下便雁过无痕。奶黄包面皮细柔,咬开后滚烫的流沙馅料狠狠地惩罚了心急的人,可那份香浓甜美让人就算是被烫到痛也要继续吃下去。

品着茶,诸葛亮再次拜服徐庶挑剔的味蕾。这家店已经彻底让他的舌头再也容不下第二家饭店的菜品了。

他们来时尚是下午,用完餐后已是黄昏,陆陆续续有熟客来此。一个红脸大汉和一个黑脸大汉要了几样卤味作下酒菜,红棕色的外皮明晃晃的彰显着其滋味的美味。刘备抱出了一坛酒,是往年酿的桃花酒,滋味清甜不失香醇,倒出来酒色清冽,桃香弥漫。又见一个个子不高,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了进来,熟门熟路的从老板的一堆酒坛中找到了一小坛约有一斤的青梅酒自酌起来,好脾气的刘备动了怒冷了脸,却又给那人上了养胃的鸡汤和鱼片粥。汤被捞去了所有的油花,农家的土鸡肉质紧实,连熬制出都汤都如此清澈,看起来像是一块琥珀。鱼片粥用的是东北五常的大米,饱满晶莹的米粒被煮的开了花,浓稠的米汤下到胃里,顿时从内到外人都感觉安逸而舒坦。

“曹操,下次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来熟?这里是我的章武!”

曹操!诸葛亮听了这个名字,心下有些诧异。曹操是米其林的美食密探*,更是曹魏集团的董事长,旗下的许昌连锁大酒店主打高尖端美食。诸葛亮品着茶,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徐庶聊天,脑筋却在疯狂转动。曹魏集团麾下不乏名厨,更有米其林三星的餐馆,这里能得曹操青眼却在米其林的小红书*上不见其名?
有意思了。

“我又不是不给钱,反正我知道东西在哪里,我自己去拿还省得麻烦你。”矮个子的中年人一脸的无所谓。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那件事吗?”酒至微醺,曹操几番欲言又止后还是说了出来。

“不去。”刘备手上动作停也未停“别想拿米其林三星的名号压我,我是不会去的。”

“你不是一直想拿到米其林三星吗?”曹操拉长了了话语,显得很蛊惑“难道你就甘心如此?”

“省省吧,曹操,你这话都说了多少遍了。就算拿不到米其林三星,我也不会去你的许昌的。”

诸葛亮和徐庶对视了一眼,把这个小餐馆的名字记下,画上了四副红色叉匙。*

题外话:

曹老板和大宝备就是:曹操想让刘备去他的饭店,但刘备坚决单干,曹操就把关于刘备的厨艺都压下了(一家餐厅的评级,都是由N个“美食密探”品鉴+一年12次的造访+米其林总部评审才能敲定的。刘备的饭店本来就偏只有熟客,这下子更不出名了,自然无法评定星级)。但同为美食密探的徐庶和诸葛亮发现了这里并打算上报。

厨师帽:厨师帽越高,登基越高,最高是29.5cm的厨师长或总管。厨师帽和厨师长帽差不多,但褶皱更少。

厨巾:也代表等级,总管是黑色,厨师长是红色(不普适),至于图案家徽什么的,我编的。

米其林美食密探:给餐厅做评级的。

米其林的小红书:大名鼎鼎的《米其林红色宝典》

四副红色叉匙:如果一家餐厅的环境特别令人感到愉悦悠闲,叉匙标志就会用红色来替代一般的黑色。
以餐厅的表现,给予一到五个叉匙符号。
5个叉匙:奢华的传统风格
4个叉匙:至高的舒适享受
3个叉匙:十分舒适
2个叉匙:舒适
1个叉匙:基本舒适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