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去不了

朝堂风云(all备)

三,
处理好曹操这枚棋子其实是相当有难度的。曹操与袁绍关系匪浅,刘备可不止一次听说过,当年这两个人狼狈为奸去抢过新娘。而曹操的新官职“骁骑校尉”却是董卓上表请封的。处于漩涡的中心,运作起来可不简单。

不简单,才有意思。

刘备饮下一口温热的黄酒,酸甜的琥珀色液体下了肚后蒸腾起一股子飘飘然的感觉。刘备深吸一口气,借着此时脑内不受拘束的恣意疯狂,开始盘算接下来的步骤。
袁、董二家的矛盾算是个引火线,最终点燃了曹操这个炸药。曹腾虽是宦官,但名声一向不错,曹嵩又花巨资买下了三公之位。对于袁董来说,曹操,或者说,曹家与夏侯家,的确是个值得拉拢的势力。

但这个势力,可是有着自己的野心呢。

刘备还记得年少之时那场意外的邂逅。当时他还年轻,而曹操也不懂太多的官场生存之道,他们毫无保留,互剖心扉。从那时,他就明白,曹操这个人有能力,有野心, 他的一生都不会甘于平凡的。

就像他自己一样。

等这档子事完了之后,兴许可以把他搞到边地去对付匈奴,生活肯定很刺激。

这么一想,他自己也想去了。天天勾心斗角他觉得真心很烦。一堆尸位素餐不知上进的酒囊饭袋!为了那么一点点利益就可有斗得你死我活,大丈夫就应当效仿冠军侯勒石燕然撒酒酒泉,整天就在洛阳城里尔虞我诈,有意思吗?

发现自己的思绪已经飘远了之后,刘备立刻把思路扳了回来,继续布局。趁着酒意涌上心头的梦想,又被他压回了心底。

随着馥郁的酒香,暖融融的坤泽信源在整个左将军府蔓延,前来拜访的刘备老友,陈登陈元龙,深吸一口气,抽了抽嘴角。

接下来,画面就比较残暴了。

刘备被陈登摁着撬开嘴灌下了掩信汤。在放下碗后,刘备认真的的在回忆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了陈登。这哪里是灌药,分明是谋杀!

“这年头哪有你这么不知死活的坤泽!”陈登说得咬牙切齿。“且不说我,这洛阳城内有多少乾元?你是要干什么?”

“有点醉了。”刘备咳嗽了几下,身上的信源被压制到几乎闻不到。“元龙,你说,这一辈子就在这洛阳城内追逐功名利禄,又有什么意思呢?”

“每个人追求不同。”陈登毫不客气的喝了一口酒“你与他们不一样,他们都太肤浅了。你和他们本质的区别就在于胸怀。他们是冢中枯骨,而你,”陈登敬了刘备一杯“你是雄鹰啊。”
——————————
元以前没有蒸馏工序,大多都是黄酒,要温着喝。至于味道,我自己喝过。
陈登刘备这对历史互吹简直萌die,就想写写他俩啦。
刘备窝在朝堂里其实还是憋屈,他更适合鲜衣怒马。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