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无言

朝堂风云(all备)

二、
        转眼,建安*年间。
        刘备父亲病逝,他袭了父亲左将军之职。灵帝死前做的唯一一件有价值的事,就是求他的父亲刘弘看护自己年少的长子。
         现在,这个重担,落在了他的肩上。
“董卓进京,声势浩大。此人手握重兵,不好对付啊……”刘辩担忧地说道。
         “陛下。”刘备对汉少帝一拱手“董卓入京,不能说全是坏事。”
       “还请将军分析。”汉少帝挥了挥手,示意刘备有话直说。
        面前的棋局错综复杂,黑子被白子围困,如同困在蛛网里的蝴蝶。
       十常侍之乱声势浩大,纵使刘备使劲了玲珑手段,也没能彻底压下这件事。何进那蠢货死了倒也没什么,但这董卓……刘备内心暗暗叹气。
       头疼。
         袁家,尤其太尉袁隗,对此隔岸观火,甚至隐隐有支持的态度。是因为何进、袁绍、董卓在反十常侍上是同一立场吗?
        你们同一立场?那我就把你们拆开。刘备心里冷笑一声,面上不显。
        “如今朝中袁家四世三公,位高权重,董卓进京,未尝不是牵制之策。”刘辩较刘备经验和心眼都少了太多,刘备得耐心而详细地慢慢教。
        “袁家荣耀太久了,该有个对手了。”
        黑棋落下,局势陡然一变,之前埋下的伏笔,恰如草灰蛇线千里而伏,一朝潜龙出水,惊涛骇浪。
        事情不出刘备所料,兵力众多的董卓与门生满朝的袁家形成了微妙的平衡。
       但,只有两家是不够的。平衡太容易被打破,必须……
       再找一个新的势力。
       而且,必须是一个不会被两家联合起来攻击的势力。
        该物色谁呢……
        刘备微微有些出神,没留意周围,也就理所应当的撞了人。
        “啊,抱歉。”刘备自知理亏,先行道歉,那人倒也不闹,一拱手受了礼,两人擦肩而过。
        那人,是被董卓表为骁骑校尉的曹操曹孟德?刘备想着,微微勾了一下嘴角。
        下一枚棋子,找到了。
        曹操被撞之后,总觉得鼻尖有股若有若无的的暖香,好像被太阳晒过的被子,暖融融的。
        哪里来的坤泽?
————————————————
因为汉少帝继位时间不足一年,故没有年号,我决定用建安。
其他人会一一登场的,嘻嘻。曹操,准备好迎接情敌了吗?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