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无言

建安十二鱼得水

五、谁说女子不如男

       诸葛亮前往东吴,刘备等人留在夏口。关羽将荆州剩余的水军全部集结,并和刘琦的水军集合在一起,开始了战前的训练。

       “不行,绝对不行!”

         “我一定要去!”

       “又开始了?”一个路过的侍儿悄悄地问她的同伴。

       “可不是吗!”另外一个侍儿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拉着同伴快走了几步,远离了事情发生的地点,方才悄悄说到:“女公子也不知着了什么魔,非要学武上战场。将军这几天都要气疯了。”

       “毕竟乱世……”

       “大家女子哪有这么招摇的?女子学武也就罢了,但是,上战场?我真当是闻所未闻。”

       “也是。”

     两人说着悄悄话走远了,而父女二人之间的争吵仍在继续。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刘备在堂内走来走去,脸色因为气愤而发红“学武,我没有任何意见,但是上战场绝对不行!”

       “为什么?”刘莹跽坐在地,倔强的仿佛关汉卿写词自比的铜豌豆,任刘备态度如何,她就是不退哪怕一步。她张了张口,刚想举花木兰梁红玉穆桂英等巾帼英雄的名字,突然发现朝代不对,只得半路改口。

       “谁说女子不如男!我为什么不能上战场!”      

“战场上有多危险你知道吗?”刘备停了下来,转身看向她,声音因为愤怒格外大,弄得刘莹想捂住耳朵。

“危险又怎样!”刘莹自认为自己的耐心不会比任何一个人少,但这几天的拐弯抹角软磨硬泡到最后的争吵的确是要把她的耐心全部耗光了——哦,该死的,击剑直来直去的就那么几回合,勾心斗角真是让她受不了!

“再危险,也比被你丢弃在乱军,被人掳走蹂躏或是死在乱军里好!”

刘备听了她的话之后身体一僵,神色一滞,但从脸上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久,才见刘备挥了挥手,让刘莹出去。刘莹也不多留,行了礼之后就出去了,独留刘备一人在房内静站许久,如同一尊沉默的雕像。

刘莹走了几步,脑内的怒火消了一些之后,她决定去看看自己的“母亲”,甘夫人。现在,甘夫人是刘备唯一的妻子,刘备很重视她。这几天甘夫人身子不爽快,刘备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去看她。

自己也该去看看母亲了。刘莹这么想着,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转身去看甘夫人。

进了甘夫人的房间,能闻到很明显的药味。

明明前几天还不用吃药的。刘莹眼神一闪,心底有些担心。

据历史记载,甘夫人“后卒,葬于南郡”。刘备取得南郡(或者说是借到南郡)后不久,甘夫人就病逝了,和刘琦的病逝的时间差不多。

时疫。

三国时期的时疫是非常厉害的,据张机张仲景自己在所说,他收集药方完全是因为当年时疫,家中死者十之七八,所以他决心搜集药方造福天下。

要是张机或者华佗在就好了。刘莹看着病床上虚弱的母亲,心下悲伤。

“莹儿,今天你又惹你阿耶生气了?”甘夫人长得很美,声音也好听,但刘莹心情丝毫没有好转。

“是。”刘莹有些怏怏不乐。

任谁,面对一个生命无可奈何的逝去,都不会无动于衷,更何况这是刘莹的“母亲”

“你要上战场也太胡闹了。而且,你今天的话,太伤你阿耶的心了。”说到后半句,甘夫人的脸色严肃了起来,冷冰冰的。

“本就是如此。若是我和阿姊没有逃出来,那么,我们会是什么下场?”继续开口怼,很显然刘莹在这件事上是满肚子怨气。

甘夫人见此,无奈的叹了口气。下人早已尽数屏蔽,此间只有她们二人,说话倒也不必顾忌。

“是,你阿耶很多时候顾不上我们,但不代表他不爱我们,也不代表他心里没有我们。”甘夫人无力的拉着刘莹的手,刘莹顺着她的意思坐于榻侧。“只不过他明白,有一些东西,比我们更重要罢了。所以有时候他会顾不上我们,因为他必须留住性命去做更多的事。”

“那么,为什么阿耶一定要去做那些事?”刘莹有些迷茫的问到。她想不明白,一个人为什么早已不惑,却仍然执意要踏上征程。

为什么,他没有在命运的碾压下放弃?

“这个啊。”甘夫人笑了一下,“因为,你阿耶就是你阿耶啊。如果不那样,他也就不是他了。”

“他,就是那样的人啊。”

---------------------------------

侍女的名称找了半天,最后选了《后汉书》里出现过的“侍儿”
官员子女的称谓我查了一下,三国以前的只有女公子。虽然感觉怪怪的,但也只好用了。

对于刘备抛弃妻女之事,刘莹身为现代人亲身感受过,自然感官不会太好。这个疙瘩要慢慢解开。

刘备有很多优点,也有缺点。他是永不放弃的,也是会义气上头的。我记得有人问过我:为什么刘备为了给关羽报仇,连孙权请和也不答应?我的回答是:打荆州,原因有很多,但是,不允许请和,完全就是义气上头。若是允了请和,那么刘备就不是刘备了。

同样的,刘备不顾一切为了留下自己的命去完成事业,也不是不能理解。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