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去不了

同人文考据方式及同人文本质问题辨析

最近我的状态:疯狂考察

关白君:

同人文里考据是一种较为普遍的现象,为了追求故事的真实性而对不同领域、人物、历史的知识进行细致的了解。在考据的同时,写手增加了自己的见识,丰富了同人文的情节与类型,可以说是一举多得的写文态度及方式。


不可否认的是写手为了某个设定与情节会对知识进行详细的了解,然而知识从另一方面也会成为情节的限制,甚至在构思阶段,往往会因为设定与知识的冲突而造成文章的流产。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比较好的考据方式是边写边补充,遇到必须填充知识的地方再查阅相关资料,以免陷入查询资料的泥潭中而拖延写作的进度。毕竟写文不是一蹴而就,而是慢慢发展与补充的过程。而且有些设定的运用很可能是受到某些知识性资料的启发,所以在一开始就要考虑到此材料与同人文结合的可能性。而且同人文也可以从材料中脱胎,以历史设定的同人举例,在将具体事例与角色进行结合的时候,可以将历史故事中的情节抽出,通过适当修改,与角色进行贴合。尤其是一开始学习创作的阶段,这种模仿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没有适当的积累,社会意识不会凭空产生。因此建议初试写作的写手在挑选设定时,可以先从自己熟悉的领域进行,先讲好身边事,适当调动积累,再考虑是否要学习其他领域,毕竟并非所有人都是会为了一篇文而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的。


其他的设定也可以先从模仿开始,这种模仿并非照抄,而是在抽取故事情节之后,理顺故事发展的逻辑,然后结合人物自身特点进行贴合。同人书写的是原作之外发生的故事,因此当把角色放置在不同情境中时,同人文的形成就是角色本身如何处理与应用这些知识的过程。


但是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设定往往只是构成同人文的一层外衣,故事的内核还是在于人物,而这便是触及到同人文本质的一层。说到底,故事的中心是人的故事,人是具有社会性的,而社会性则决定了故事必将是在人与人之间发生的,而这里的人可以指外在的他者,也可以是内省的自身。历史哲学家在分析史家进行撰写时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同样的写手也应该是,他在写作时必定会有一个预设的读者群体,又或者在写作中是在完成自己与自己对话的过程。这种对话充分体现了写手在写作过程中实质上也是在进行哲学思考的,不管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完成故事的过程就是展现人性的过程。而我认为这才是同人文的本质。


从小处讲的同人文的故事内核是爱情,从大处说的同人文故事内核是人性。而这两点也正是文学作品中经常被拿来讨论的两个重要命题。如果是新手,讲故事的时只需要注意好眼下所发生的事情就可以了,即单纯的两个人物之间的关系,不涉及重大命题的讨论,也就是说,只需要把爱情讲好就已经算是成功。刚刚也说到人的社会性,人物的活动必定是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中进行的,他一定会对自己身边的环境在行动中是有所思考的,而这种思考的深度随着写手的个人见解与阅历会有所不同,因此写手需要精进的方面在我看来也恰好在此。


考据是写手为了追求完美与真实而对同人文情节进行打磨的重要一步,所有为了情节而认真考据的写手都值得尊敬,但是考据也应该有所指向,在并非所有事情都需要考据的情况下,先讲好故事才是写手真正应该做的。




-END-

评论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