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去不了

建安十二鱼得水·番外一

ooc预警(果然恋爱剧情不适合我),文风不定预警(写作时一定不能听歌)

番外·人生一直如初见

      公元193年,历史上初平四年,曹操攻打徐州,所过之处屠杀甚众,很多百姓纷纷南下。

      大脑一片空白,耳朵里灌满了风的呼啸。

      十三岁的诸葛亮慌不择路的骑着马,身后是追兵。

      他和家人走散了。

       现下这等险境,纵使是大哥也赞不绝口的聪明才智也没有了丝毫的用处,一个文弱的小孩子,怎么可能敌得过一群如狼似虎的追兵。

       真的是好绝望,绝望到就算是大白天,也觉得眼前黑暗。风呼啸着,把周身的温度一点点残忍的剥离。明明是春天,可诸葛亮觉得自己真的好冷,身子冷冰冰的,像是一个死人。

      马被后面的人射中了腿,长长的嘶鸣了一声向前栽倒。诸葛亮因此被甩出了好远,狠狠地摔在地上,狼狈不堪。

      好痛,腿好像摔断了。

       他挣扎着站起来,却又重重的跌倒。他分不清马蹄声来自何方,只知道后面的枪缨如死亡一样如影随形。

       我要死了吗?他恐慌的想。

       当然——没有死。

       一双鸳鸯剑替他挡下了一枪,剑的主人回身弯腰将他带上马,左手遮住他的眼,右手一挥,一颗人头落到了地上——正是意欲一枪杀了诸葛亮的那个士兵。

       诸葛亮只觉得还没有回过神,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炽热的怀抱。那温度令他眷恋,就好像一棵小草向往着阳光。遮住眼睛的手移开,他看到了一张很灿烂的笑脸。剑眉飞扬,星目灼灼,像是一团永远燃烧不尽的火焰,散发着光和热,感染着众人,包括诸葛亮。

       真好看。

       事后很多年,诸葛亮回想起这一幕,很确定自己当时的样子一定呆的可笑:屏住呼吸,一直看着刘备。这对后来的季汉丞相诸葛亮来说,可真是愚蠢又甜蜜的往事。

       “你没事吧?”刘备问他,放缓了的声音格外温柔,让诸葛亮莫名的想哭出来。请原谅,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在几乎鬼门关走了一趟,被人温柔的对待时,多少会委屈的想哭出来,眼下诸葛亮就是这样,莫名觉得委屈,想哭。

       “腿疼。”委委屈屈说出这两个字,诸葛亮把自己埋在刘备怀里。父亲早逝,诸葛亮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来自一个成年男性如此温柔的关怀了。他贪婪的汲取着眼前这个人身上的温暖,希望借此来温暖自己那颗惊惶不安的心。

       后来,刘备的军队遇到了诸葛亮的叔叔诸葛玄,诸葛亮得以再次与家人团聚。

       诸葛亮可以说是失礼的偷听着叔叔与刘备的谈话,并从他们的谈话里得知了自己救命恩人的身份。

       刘备,刘玄德。

       都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诸葛亮不知道自己现在可以做些什么来报答刘备,但他希望自己将来可以。他希望,将来的自己,可以为这只雄鹰解开身上的锁链,让它自由的在蓝天翱翔。

       建安十二年,荆州,新野。

       诸葛亮因为前一天访友聊得太过尽兴,回来的太晚,忍不住下午小憩了一下。这个午觉算不上睡得安稳,因为他一直在做梦,梦见的总是被追杀的那一天,那个温暖的怀抱,和那双明亮璀璨的眼。

       那一袭火红的披风,在他的心底猎猎飘动了十四年。

       “先生,刘将军来访。”

       小童的话将诸葛亮从梦中惊醒。他赶忙让小童先安排客人到正厅,自己则匆忙整理着仪容。第一次他去耕种,未能与刘备相见。第二次正值隆冬瑞雪飘飘,他去看梅花去了,又与刘备错过。这是第三次,再错过,诸葛亮会恨死自己的。

       刘备在正厅跽坐着,暗自想象着着卧龙先生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时,有人自屏风后走来。身高八尺,芝兰玉树,葛巾羽扇,一身风流若谪仙临尘。

       刘备说不好他当初的感觉——虽然师承卢植,但他读书的方式和诸葛亮真是不谋而合:观其大略。寻章摘句之事他从来不感冒,所以别指望他可以复述出当时那种惊艳的感觉。但后来他的形容兴许还可窥视一二他当初的心情:

       一低头,微风拂过,万千莲华盛开。

       自此,两个人的命运,注定紧密相连,难割难舍。

我在xbj写什么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