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无言

建安十二鱼得水

        就这么仓皇出逃,他们一路逃到了夏水。

       夏水,汉水分支。历史上刘备“斜趋汉津,適与羽船会,得济沔,遇表长子江夏太守琦众万馀人,与俱到夏口。”刘备正如历史那样逃至夏水,而刘莹也如历史的进程那样,见到了一身鹦哥绿的关二爷,关羽关云长。

       当时关羽手持长刀,站立船头,威风凛凛,不怒自威。关羽不能说特别高,但气势真的是特别强,完全就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真实写照。他每一步走来,披风如同鹰翼一般舒展开,割裂了危险与安宁的界限。

    不愧是让吴魏两国倾巢而出去抓的大将!

    先到樊口,再扯至夏口,曹操证明了他在刘备心里是怎样的一个位置——只想躲得越远越好。

    鲁肃前来吊唁,实则探听消息。既然孙权有结盟之意,那么借机把在孙权那里有人的诸葛亮派去劝说真是再自然不过。这对于刘备方而言可谓打瞌睡有人送枕头,人家给你搭了台阶,上!不要怂!

    诸葛亮出使当日,渡口。

    “主公无需忧虑,亮定当不负使命。”诸葛亮一身白衣,蓝色的披风因为江上的风而肆意飞扬,就像诸葛亮这个人,还年轻,富有活力与朝气。

    “我信你,孔明,你从来没让我失望过。”刘备冲着他笑了笑,目光里却闪烁着什么,明明拼命压抑,但还是会多多少少泄露出来。

    不舍。

    刘备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定定的看着他,恨不得将这个人的模样铭刻在心里。

    冲着刘备一拱手,诸葛亮准备上船。

    “先生,等一下”

    本来诸葛亮意欲迈步,刘备先他一步,将人拦下。

    “先生披风衣带松了,备帮你系上。”

    不可能啊,明明系的好好的……诸葛亮有些疑惑。

    这不像他。他何时说过这么突兀的话?

    就在诸葛亮愣神的时候,刘备已经为披风重新打好了结。接着,他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微笑着与诸葛亮道别,目送他上船离开,上挑的眼角在微笑的时候真是分外好看。

    诸葛亮在看到那笑的时候微微愣了神,随即脸上掠过一抹红晕,如同雨燕轻快的掠过柳条的末梢。

    他怎么……笑起来总是这么好看。

    好看到他第一次看到就陷了进去。

    他用羽扇遮住微红的脸,任由江上的凉风吹散了脸上的热度。诸葛亮定了定神,开始思索接下来的游说。而刘备定定的立在江边,看着孤帆在碧空天际消失。然后,他像是在躲、在逼自己割舍什么东西似的,翻身上马,先一步飞驰而去,跟随着的人也快速跟上。

    又没忍住。刘备心里狠狠地唾弃着自己。这次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都没有忍住……差一点就被发现!宪和跟着他这么多年了,多了解他,他难道不会发现吗?关张二人跟随自己多久了,难道看不出来?

    表现的这么明显,傻子都看出来了吧?

    是,你无所谓,你不在乎,可是他呢?

    刘备在心底把自己骂的狗血喷头体无完肤,越发的厌恶自己。

    他走了。

    也不知他晕不晕船,到了江东会不会习惯。

    虽然有他大兄,但他一介说客,真的不会受到刁难吗?

    ……

才刚分开,就开始了无穷无尽的思念。那么分开这么久,我该怎样才能不彻夜的思念你。

————————————————————

关二爷身高不详,按照陈寿的尿性应该是一般水准

关二爷真的是超屌的,赤壁之战期间拖住了曹仁所有的外援。吕蒙偷袭的时候,吴魏配合,名将全部派了出来,就为了抓二爷(请问二爷是给他们留下了怎样的心理阴影......)

其实这一章在写的时候我很犹豫,也删改多次。江边送别这个场景我YY了很久,但真写下来我发现很容易ooc......想打死自己。

大兄,就是哥哥。为什么古人的称呼这么难查。

我查称谓的时候找不到刘备这个语境下怎么称呼诸葛亮的兄长,干脆就用大兄了

现在看两人的感情可能会觉得突兀,回头会写番外篇解释。

求小红心,小蓝手!

评论(5)

热度(40)